歐陽文章14年前撰文談多

歐陽文章14年前撰文談多

14年前,我國《直銷管理條例》、《禁止傳銷條例》出臺。直銷經濟理論研究專家歐陽

三生寶哥相對論:聽說朋

三生寶哥相對論:聽說朋

前兩天微信推出了新功能,所有朋友圈廣告默認具備@好友評論互動的能力。簡單來說就

東阿阿膠秦玉峰:“驢倌

東阿阿膠秦玉峰:“驢倌

整天嘴角掛著微笑、臉龐紅撲撲的秦玉峰有很多頭銜: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東阿阿膠制

當前位置: 直銷報道網 > 評論 >

《外商投資法》背景下市場監管“進退有度”

時間:2019-04-04 11:31來源:中國市場監管報 作者:中國市場監管報 點擊:
新頒布的《外商投資法》在為實現更高質量開放與發展奠定法治基礎的同時,對外商投資市場監管提出新要求,注入新活力。該法在新型市場監管法治理念指

【直報網北京4月4日訊】(中國市場監管報)新頒布的《外商投資法》在為實現更高質量開放與發展奠定法治基礎的同時,對外商投資市場監管提出新要求,注入新活力。該法在新型市場監管法治理念指導下,高度契合商事制度改革主線,使得我國在外商投資監管方面更加“進退有度”。

《外商投資法》背景下市場監管的“進”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外商投資法》將平等保護理念融入市場監管。該法將平等保護思想貫穿始終,根據第九條、第十五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以及第三十條等規定,外商投資企業依法享有與內資企業同樣的優惠政策、平等的政府采購資格、一致的許可審批條件和程序、同等的融資權利及標準制定參與權,并且與國內企業共同適用國家制定的強制標準。第三十一條還規定了在組織形態方面,外商投資企業與內資企業一樣統一適用《公司法》《合伙企業法》等法律規定,避免原來按照所有制立法帶來的不平等對待。該法致力于構建基于競爭中性原則的企業法律和政策體系,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從而激發外商投資企業的活力和創造力,確保市場機制健康有效運行。

第二,《外商投資法》加大了對外商投資企業事中事后的監管力度。強化事中事后監管,是我國商事制度改革、促進監管理念轉變的內在要求。將外商投資監管從以往的重事前準入資質的審查、忽略準入后的監管跟進,轉變為提高市場準入效率、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的模式,有助于激發市場活力,提高監管的實效性。《外商投資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建立外商投資信息報告制度,并與內資企業一樣適用企業信息公示制度,從而構建以信息公示為基礎的新型外商投資監管體制,為外資市場主體以及主管部門提供充足的決策信息。同時,該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在對外國投資者或外商投資企業的違法行為依法查處后,還要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納入信用信息系統,對違法行為人實施信用懲戒,將外商投資領域納入國家信用體系建設的框架之中。

第三,《外商投資法》進一步落實了國家總體安全觀。我國已經制定了《國家安全法》《網絡安全法》等事關國家經濟安全的法律,《外商投資法》再次從外商投資的角度,建立安全審查制度,作為市場監管的“安全閥”。該法第三十五條將審查范圍從過去的“外資并購”擴大至“對影響或者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外商投資”,這是對國家總體安全觀的貫徹與落實,充分體現了底線監管的理念,符合國際上安全審查范圍不斷擴大的趨勢,對依法維護國家和社會利益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

可以看出,《外商投資法》背景下市場監管的“進”,以平等保護為監管原則,以信息報告、信息公示、信用監管為基礎,以經濟安全為監管底線,共同為外商投資市場撐起堅實的保護屏障。

《外商投資法》在強調政府責任的同時,也擯棄過去面面俱到的慈父式的全面監管觀念,強調政府既要“管得住”,也需“放得開”。這就要求政府在市場監管中做減法,以退為進,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在重視有效監管的同時,強調市場的內生性治理,充分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

《外商投資法》背景下市場監管的“退”,集中體現為:

第一,市場監管要還市場以充分的權利和自由。該法廢棄逐案審批制度,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在廓清政府與市場關系、公權力與私權利邊界的基礎上,逐步降低外商投資準入門檻,將投資、交易與競爭等自由交還給市場,肯定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地位。只在負面清單內實行嚴格的行政管制,清單外則是充分的意思自治,有效縮減“法律的沉默空間”,深刻體現了市場主體“法無禁止即自由”的現代法治理念,在法律框架內為外國投資者提供最大的營商自由。

第二,市場監管要嚴格約束政府權力。該法第二十四條明確規定在無法律依據情況下行政機關的“三個不得”,即不得減損外商投資企業的合法權益或者增加其義務,不得設置市場準入和退出條件,不得干預外商投資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活動。這其實就是在將監管權關進制度的籠子,防止公權力機關對外商投資企業任意干預。這一“退”既是對行政機關“法無授權即禁止”思想的法律注腳,也是外資市場監管法治化的重大進步。

市場監管的“退”并不是否定政府在外商投資領域的監管職能,而是將有限的監管資源有的放矢地用在真正需要管控的領域,提高市場監管制度的包容度與有效性。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既要有效的市場,也要有為的政府”,為外資領域市場監管的“進”提供更充分的制度空間與理論支撐。

總體來說,《外商投資法》背景下的市場監管無論是“進”還是“退”,都恰如其分地兼顧了商事制度改革中確立的平等自由企業制度,明確新型監管制度體系的價值導向,處處彰顯《“十三五”市場監管規劃》提出的依法依規、簡約、審慎、綜合、智慧以及協同監管的原則。政府部門要正確把握新時期市場監管的職責定位,在外商投資領域做市場公平競爭的維護者、高效監管的實踐者、安全底線的守護者、“放管服”改革的先行者以及法治監管的推動者,給改革深化提供動力,為高水平對外開放保駕護航。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研究生院 苗絲雨

(原標題:《外商投資法》背景下市場監管“進退有度” 外資直企迎發展良機)

責任編輯:小宇

解讀新聞熱點、呈現敏感事件、更多獨家分析,盡在以下微信公號,掃描二維碼免費閱讀。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服務條款 | 廣告服務 | 頻道合作 | 本網內容授權書
Copyright ? 1998 - 2013 www.Chnds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報道網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
六台宝典中特期期准四肖中特